許奕邦的審訊日記(5)

到底我要待到這裡幾時?!

日以繼夜, 夜以繼日…

重複著就像程序般的「日程」…

審問此終如一的問題, 被打也是日常的家常便飯, 更會有時被他們「寵愛」…

「寵愛」是他們說的, 因為是在打到只餘下半條命的時候, 根本…連反抗的力都沒有…

他們不是人! 我非常確定, 不過, 我想必在他們心中, 認定我與他們沒有分別

因為…我沒有「反抗」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