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逸興的審訊日記(8)

我總是遺忘我的名字,引致我常常看自己身上的寫著自己名字的牌子。記得我的母親還在生時總是反覆地說我的名字是多麼的偉大的,令平日飢餓太久而雙目無神的她總是變得炯炯有神。可是我到了現在還不能知道她對我的期望。從小到大,從我還有屋住到後來流浪。身邊的人總是對我不太友善,每當我明確地說出自己的名字,他們從不用心記下,只是對我說一句傻子。小時每當我哭著回家向母親訴苦。她總是說:"你的名字是有意義的,不要辜負父親對你的期望。"每一次我聽完也充滿自信,可是之後一天也是被鄰近的小孩打了一身後大叫一句"傻仔"。往後我也很自然一有人叫我傻仔,便代表叫我。我慢慢忘掉了自己的名字,習慣了自己被稱為傻仔。可是一夢到母親,我卻很自然望自己胸前的牌子,上面寫著郭逸興三字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