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逸興的審訊日記(6)

我每晚睡覺也想到那個對革命狂熱的老教授,來過這兒的人很多。但我卻對他的印象十分深,他面型瘦削,留著山羊鬍子。他一來到這兒,不像其他人一樣總是十分怕死。他有如著魔一樣時而說一些革命理論,時而說出自己以往革命經歷。他偶爾會說外國的語言,身上帶著外國文字寫的小說。他不停指責當今領導根本不是革命家,也不清楚革命的理念。他說"領導只不過是裝出一個忠實革命信徒才使他可以在黨內扶搖直上。現實證明他背叛了革命。"他在入獄之前寫了不少有關不斷革命的書,吸納真正對革命忠貞不二的戰士發動二次革命推翻當今領導。可是他被最忠心的弟子出賣了,他在這裡仍然滔滔不絕、說話字字鏗鏘,手舞足蹈好像在表演音樂。儘管他除了我並沒有任何聽眾,我可以想像他在革命的時候是如何吸引人,正當他對我說出不斷革命的重點時,廣播說出了他的名字。他頭也不回走向行刑室。他離去時帶走了他的革命,可是他的形象和聲音卻不斷出現在我的夢境中。也許他的革命就以這種方式繼續下去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