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逸興的審訊日記(3)

每天奇怪的審問員也會來到,這個人不如外面的警官粗暴,可是卻很陰深。雙眼總是充滿了懷疑的眼神。頭那天他強迫我問回答了很多奇怪的問題。如我的政治忠誠等等。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,天天他也審問我。我的回答基本是一樣的,結果他後來也不理我。由我在這個地方自生自滅,我每天在等待,可是再沒有官員再來找我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