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奕邦的審訊日記(2)

儘管在這裡, 我仍然找不到一絲的自由

這個可能是我最後留待的空間、時間, 竟然都沒有讓我選擇的機會!

日復一日, 不斷的宣傳廣播, 未來到這裡前, 一日都頂多聽三次; 現在, 是日以繼夜, 夜以繼日…重覆…重覆…重覆…重覆…

酷刑中對肉體上的痛楚, 終究都會消失, 但面對這種可稱為精神酷刑的廣播聲, 我快要被迫瘋了!

腦海不斷自我重覆廣播的內容, 就好像將我今次聽過的次數總和, 於我在這裡的幾日不斷打入我的耳中, 腦中, 精神之中…

我竟然會期盼著入到審訊間的時間, 因為起碼不用聽到那些廣播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